技术支持:维网传媒 上一版   下一版  放大版
版权所有:中南民族大学报社   :
 
  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数字报首页
第4版 第四版 2020年9月15日

游泳:穿过池底晃动的光
2020年9月15日  作者:吴浩琳
    我时常想,人类为什么能够忍受这些无休止的重复?这种想法通常只在运动的时候产生,比如跑步时不断摆动的四肢,比如游泳时一圈接一圈地往返游动。没有任何想法,一切都理所应当,毫不厌倦。
    就像《欲望号街车》的旋转舞台,从开场到结束,舞台就没有停止过转动。环绕着圆形的舞台,剧场里填满了人,围观这场展露无遗的透明生活。舞台上的人叙述着自欺、纠缠和歇斯底里,他们依靠着“陌生人的善意而活”,到来、离开、喝酒、穿衣,完全没有意识到生活全建立在无休止的重复之上,好像无法走出却也不能停止的人生闭环。
    其实,我偶尔也愿意做些重复的事。在这个特殊的长假里,我常重复着这样一件冷清又热闹的运动——游泳。
    黄昏日落时候,阳光正好透过墙上的孔洞,打在泳池的一角。只有这一角,每日有半个小时格外璀璨。夕阳的光色很浓,尤其照在蓝绿色的水面上,显得灿烂而刺眼。一束光直接打到水底,一头扎进去,穿过池底晃动的光。金色的网状光影在池底错落,不停地流动,我穿过,搅动其呼吸的频率。有一双脚在我面前蹬起一大团细碎升起的白色泡沫,一切暴露在水底的东西都像笼罩在烟雾之中。
    工作日里,总是那几位中年阿姨、大叔待在泳池,他们互为老友熟识,常常倚着池边闲聊;周末,会有小孩儿的叫喊声和打水仗的呼号。各种声音在泳池里发酵,很是热闹。但只要钻进水里,我就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,脆生生的水声极其悦耳、纯净,也隐约听得见外面的嘈杂,而眼前只有蓝色、水泡和池底的格子。
    在泳池里,我最喜欢做的是让全身肌肉完全放松,吸一口带着消毒水味道的空气,屏住呼吸,任水没过头顶,双臂抱着蜷缩的腿,弯曲脊柱埋入大腿窝里,就像生命最原始的姿态。浮力会让身体在泳池里来来回回地漂流浮沉,水无痕迹也无法预料,这一秒想不到下一秒会向哪个方向旋转。悬浮的躯体脆弱无力,弯曲的脊柱、有限的视角,带给我一种最原始的安全感。
    泳池里光与影的结合使我着迷。透过玻璃顶棚的光束被水滤过,在蓝色瓷砖上投射出不规则的光斑。水面的波纹不停地晃动,盯着看会眼花,让人分不清虚实。
    我专门往那一块有阳光的角落钻,水底下光的形状在慢慢缩小,但穿过晃动的光斑,给这场简单的重复带来别样的意义。在那一角阳光彻底消失后,我也该收拾收拾回家了。
    刚刚到家,雷声大作,一场暴雨,却又很快停歇。没错,这是夏天常有的天气。
    现在,我可以理解甚至欣赏人们甘愿忍受在重复里嵌套着重复。重复所产生的节奏,属于极简的节律美感,像呼吸一样自然,颇有点回归纯粹的意思。但内心里,我们仍然渴望去寻求一点反叛。


 
 第4版:第四版
·
书法
·
写给秋的你
·
离别
·
游泳:穿过池底晃动的光
·
刊头摄影 开学啦
·
剪纸:收 获
·
描摹远方,慎终如始 —— 给新
·
出逃
  
 版面导航